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 党史研究
党史研究
大川大同交通站发表时间:2020-01-15 分享到:


                  


大川乡位于瞿溪街道西部山区,是纸山的出入口,西部连接着纸山的金岙、小石垟、岩门、北林垟等村庄。纸山是开展游击战争的根据地,有坚实的群众基础,这里的人民为了取得革命胜利,不怕牺牲,前仆后继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交通站就办在大川乡大同村。交通员是陈伯龙。陈伯良1921年出生于大同村,只读过高小,随父在本村开了一个中药店,194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任交通站站长。当年中共永嘉县委书记曾绍文和泽西区委书记吴荣膺、孙明津曾隐蔽在他家。每当地下工作同志来联系时,他总是先听清楚敲门暗号,才开门迎客。

1948年春,一日深夜伯龙接到曾、吴、孙的密信,动员他出任大川乡伪乡长之职。几天后,孙明津来嘱咐他:“国民党清乡已全面铺开,伪浙保四团又重兵驻扎瞿溪潘宅大院,纸山老区经常出现便衣密探,伪军经常巡查我党地盘,抓捕我党同志。为工作需要,县委决定派你任大川乡乡长打入敌人内部。此实为我党一项重要工作。”党组织通过有关渠道,以社会名流人士推荐,在小源村一个会议上选举陈伯龙为大川乡“乡长”。陈自感责任重大,遇事格外谨慎,决心做好此项“两面政权”的工作。他每次去郭溪区署开“清乡治安”会议,会后不管天气如何恶劣,总是归心如箭,星夜赶回,立即向泽西区委汇报,使我党及时了解当前敌方的行动计划,以利我党活动安全开展。同时为我党同志外出方便,他经常给地下同志改名换姓,发给“清白良民通行证”。

19484月下旬,驻扎五凤垟乡陈岙的“清乡兵”通知陈伯龙去开会。陈去时已有了思想准备,情绪镇定,即使被捕,宁愿牺牲,也要保护组织和同志。他到了陈岙清乡队部,询问长官有什么事?长官说:“没别事,叫你伯龙乡长筹粮筹柴。”他回来后,即隐居泉东川村一个地下党员家里。不出所料,第三天清乡兵头目对伯龙的岳父(胡阿楷系伪保长)施加压力,叫他让女婿来部队。当日深夜二更,敌人派遣陈岙村胡某某去寻伯龙。他被胡找到后,大同村的开明绅士陈银光同他说“绝不能去”。他说:“我有福自享,有祸自负”,暗想一个共产党员决不怕死,死了也是光荣的。于是,他叫陈银光转告他的妻子不用伤心流泪,光明就在前面,很快就会迎来红日的,他整了整自己的衣冠,以一个革命者的英雄气概与陈银光告别。伯龙到了清乡队部,已是东方红日初升,敌人一开口就问他何时加入共“匪”,把共“匪”组织统统招出来…….他回答:“我是个国民党的乡长,你们胡说八道,我若是共“匪”,也是你们领导的,那你们也是共“匪”了”。敌人恼羞成怒,将他戴上镣铐,押到北林垟乡过夜,后转到瑞安湖岭。虽经严刑拷打,但他始终守口如瓶。敌人从他口中一无所获,又将其转解瑞安县监狱。我党组织为营救他,通过各种渠道如社会名流人士,打通伪浙保四团团部头目许南,还有许的母亲,向其儿子说情,商定同意保回。一切保释工作准备就绪,约好时间去承保。后来却被当地一个敌伪人员发觉,立即呈文给伪浙保四团,证实伯龙是共“匪”交通站长,非杀不可。是年624日上午,伯龙穿上血迹斑斑的汗衫,下穿一条短裤,五花大绑,背插着“共匪交通站长”监斩牌赴湖岭后山,从容就义,时年27岁。

                                                                                           吴步金搜集整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