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 党史研究
党史研究
梧田南村下村交通站发表时间:2020-03-31 分享到:

                    

梧田南村下村(原属慈湖乡)又名板桥头,是吹台山南麓的一个自然村。三面环山,村北面有一条小路,通往附近的南白象金竹,村南面的山后便是湾底自然村。清光绪《永嘉县志·乡都》载慈湖南村,又名上村,于是又有下村之称。国民至解放初这里有两座民房和一座寺院普明寺(俗称下村寮),两座民房一座住着戴姓村民,另一座是曹家住宅,曹宅为7间砖木结构的平房,座南朝北,东边厢房有三间,座东朝西,离河边约30米,屋后面靠山,沿山路可通南白象竹岙,也可达瑞安丽塘,丽岙等处,交通便利而又极为隐蔽。

1926年,中共温独支王国桢参加广州第六期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后,到永嘉组织发动农民运动,结识了曹宅的曹瑞明。曹瑞明出生于1899年,他三岁丧母,7岁失父,寄养于邻村横宕娄姓亲戚家长大。他出身贫苦农民家,一身正气。王国桢看中了他,给他取了个寓红色革命意义的别名朱兴邦,并介绍他入党,又在他家住宅建立了地下交通站,这也是红军游击队的联络点。戴瑞棠、陈仲雷、苏中贤、陈大佬等地下革命者都在他家开过会。1927年春,陈卓如,王国桢,王金娒,李振声等在膺符一带组织农民协会,曹瑞明便参加了协会,1928年1月,中共膺符区委成立后,曹瑞明任区委书记,1930年9月,又任膺符区革命委员会主席。

1929年底,中央派巡视员邵天鹏来浙南检查工作,在下村普照寺召开永嘉县委干部会,参加会议的有何中、曹瑞明、李一民等县委成员10多人。曹瑞明的妻子张国番也是南村湾底人,村里来了陌生人,她会很清楚。永嘉县委在开会,她就抱着儿子在外面望风放哨,保证会议顺利进行。类似情况发生多次,因而曹瑞明夫妇很受当年永嘉县委的赞赏。是年腊月,曹瑞明同王国桢两人装扮成夫妻以走亲戚为名,送密信至藤桥。王国桢身材瘦小,扮妻子,他们手携礼盆(旧时一种竹制送礼品的盒子)到南白象上蔡一位徐姓郎中家里取来信件,经霞坊嶂屿过渡时。被国民党密探发觉,但他们机智勇敢摆脱了密探,翻过慈湖岭将密信安全送达。

1930年为扩大红军队伍,曹瑞明等人在南村塘路六角门台召开会议,村民胡娒碎的母亲以打灯光(一种竹篾制的灯笼)做掩护。嗣后又在北村法通寺举行红军战士入伍宣誓仪式,入伍战士壮丽的宣誓:加入了红军,就是要时时准备参加战斗,如果被敌人抓捕了,一定保密,不说出其他人,宁死不屈等。

1931年农历正月十六日夜,几名县委成员在交通站开会商量工作,由于被南堡沙门一叛徒通风报信,国民党军警60多人乘船顺着南村河到下村板桥头悄悄上岸,准备围捕。但与会人员早已获得敌情,上后山疏散开去。敌兵恼羞成怒,将曹瑞明捆绑起来,又在他家翻箱倒柜搜查,被搜出红军符号(袖章)39个,中共中央领导亲笔信一封,还将他的年仅3岁的儿子摔成了重伤,10多天后不治死去,曹瑞明被押至温州市区司令部遭严刑逼供,他严守党的秘密。党组织多方营救,家人也拼凑200个银元,疏通关系,才免死被判16年的刑期。被押往杭州高等监狱。后经党组织的多方营救,1940年下半年提前释放。出狱后,他依照党组织安排,当上了吹台山十五保保长,以保长的身份作掩护,继续为党工作,直到温州解放。

1973年,曹瑞明病危,后送梧埏医院抢救,抢救时南村的村民亲眼见到他,当年被敌人用酷刑留下的遍体鳞伤的伤疤。他死后墓葬慈湖南村下村幸福路旁,其妻张国香确认为红军失散人员,享受有关生活补助直至去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