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 党史研究
党史研究
周岙岩坦头联络点发表时间:2020-04-14 分享到:

                                

岩坦头是周岙下、中、上三村中,地处最高的小村落。站在村前居高临下可俯视周岙全貌,地方上的所有房屋,道路乃至小巷弄尽收眼底。那条径小源过村中心的洞桥头(环翠亭)出村分路到三溪和藤桥的大道,道上来往行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就连做饭时炊烟袅袅升起,谁家在做饭,哪家有红白喜事也能知晓。一条陡峭的石阶山道,乡人称之“岩坦头岭”,弯弯曲曲在群山间,直通岚封山、郑加山,连接垄头、石坦里、外坳、山石、郑坑、潘山、石榜山等山村。这山岭是周岙村民上山劳作种番薯的常经之路,但除农忙时,平时少有人往来走动。

岩坦头最高处有一座三间带小阁楼的平屋,这平屋依山而建,后面有一堵石墙与阁楼相隔2米,架上跳板便直通山岭。周围茂密的毛竹丛林把平屋遮得严严实实的。屋主人叫周阿木是三代单传的穷苦山民。他生于战乱年代,饱经饥寒交迫痛苦生活的煎熬。1930年红十三军一部来纸山活动,周阿木耳闻革命宣传,目睹红军战士为穷人打天下的英勇行为,对照国民党的腐败统治,开始向往共产党。1937年夏,红军挺进师与中共浙江省委进纸山开辟革命根据地,在石榜山建立交通站,周阿木经常上山劳作和革命同志有接触,渐渐熟悉起来。1945年6月中共浙南特委派人在纸山重建了永嘉县委。吴荣膺(阿英)同志作为交通联络的主要负责人,致力于建立石榜山到周岙通畅无阻的交通线,在两地之间设一联络支点,把革命活动范围从石榜山延伸到周岙。他看中了岩坦头的地理位置,也看中周阿木这个思想进步有觉悟的忠厚穷苦山民,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下半年,吴荣膺带领石榜山的王和谐、潘崇汉、陈显高等人与周阿木密谈,商定在他家设立地下交通联络点。1948年开春,吴荣膺、孙明津同志将周岙的周崇熙、周陈林、周呈辉、周瑞勋、周银理、周阿兄(饭桶兄)、周定四(袋肚四)等21名党员召集在周阿木家成立了中共周岙党支部,周崇熙任支部书记,下分周岙上、中、下村三个党小组。支部成立后,驻纸山的永嘉县委机关经常来人组织学习,教育党员认清形势,树立信心、团结一致,严守党的纪律,完成党交给的各项革命任务,驻岩坦头的周岙党支部很快成为革命斗争的坚强堡壘。

周阿木早已去世,他的儿子周林仁今年也81岁了。谈起父辈当年从事革命活动的往事,林仁声声叹息,他说干地下革命难啊!不仅生活极其艰苦,还要把脑袋提在手上,随时有牺牲的危险。他家成了秘密联络点后,常有地下革命同志来往,活动大多在夜里进行,白天躲在谷仓里,阁楼上,绝不向外透露丝毫信息。夜里开会,煤油灯、菜油灯放在锅灶的镬窝里,防止灯光外射引人注意。有一天傍晚周阿兄和周定四来开会,不慎被邻家的周文标的老婆看到,这婆娘人品不坏,但平时说话多而不知轻重,会有泄密的可能。当晚吴荣膺就带领几个同志特地到周文标家,请他的老婆做夜宵,又托她向周边的妇女宣传革命,似乎将他家当作游击队的立足点,吓得这女人不敢胡言乱语。其实这是阿英在巧施严守机密的妙计。

周阿木父子俩投身革命做了许多工作。阿木是联络站的交通员,经常翻山越岭冒险跑交通。一次,联络点得到情报,有一队清乡兵进山抓人,阿木连夜将情报送往石榜山,在回家路上倾盆大雨漂泼而下,天黑山路滑,差点儿跌落山崖,回家后浑身泥水说:今晚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的。林仁当时还是八、九岁的孩子,地下党同志在他家开会商量工作,嘱咐他在门外山岭的竹林里放哨,发现有可疑人走来就学鸟叫鸡鸣报警。一天晚上,阿英、阿三召集党员开支部会。小林仁在放哨,远远看见山岭有几个提着灯笼的人朝他家过来。他忙“呜呜”几声鸟儿叫,开会的党员立即从阁楼跳出,走过跳板上山岭遁入密林中。提灯笼的岭几个乡兵闯进阿木家,里里外外搜了遍,又爬上阁楼左瞧右瞧,不见一个人影,只得捣了一会家具后悻悻离去。

周岙土地肥沃,水利条件好,村民又从事造纸,是纸山中经济状况较好的乡村。地方上有周岩川、周陈郎、周阿斌等不少富户,如地主周步增在上河乡有千亩良田。岩坦头联络点的党员和游击队密切配合采取多项措施向这些地主富豪筹集钱粮,解决部队的给养。直到温州解放后,周岙祠堂粮仓还有村粮十余万斤交人民政府调拨。、

1949年春,浙南游击纵队集结周岙,积极筹划解放温州城,岩坦头的中共周岙支部活动公开化,配合驻在驮坦的浙南游击纵队司令部开展工作,党员队伍也迅速扩大,支部活动地点转移到周岙村中心。岩坦头联络点完成了历史使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