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 党史研究
党史研究
李忠杰:拥有这样的韧劲, 谁还能比中国共产党更成功?发表时间:2021-02-23 分享到: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年风雨兼程,百年成就辉煌。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成功的秘诀究竟是什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委员、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

五大因素对中国共产党成功直接起了重大作用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被认为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据统计,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中国政治舞台上曾出现30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为什么唯有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成功?

李忠杰:建党100周年,可以讲述和交流的话题很多。我觉得可以用一个主题串起来,即“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韧劲”。一个最初只有58名党员的党,发展为拥有9191.4万名党员的超级大党,而且坚持了这么久,党龄已经超过了苏联共产党,这种韧劲显然非同寻常,很值得我们研究和探讨。

中国古代没有政党概念,只有“朋党”之说,是贬义的。但到19世纪70年代,西方的政党理念传入中国,一批进步人士认为,为了监督政府、改造社会,必须建立政党。为了与贬义的“朋党”相区别,这些组织开始都叫“会”“社”,后来才逐渐使用政党概念。

20世纪初,中国陆续出现多个政党。五四运动之后,接受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也接受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政党思想,认为要改造中国,就要建立政党。正如你提问中所说,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中国政治舞台上曾出现30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但为什么只有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成功呢?

如果从韧劲的角度来说,对中国共产党成功直接起重大作用的因素,我认为至少有五个。

一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多数情况下都能够抓住老百姓最迫切、最强烈的诉求,契合老百姓的实际利益,赢得社会广泛共鸣,因而能得到老百姓普遍而长期的拥护。简而言之,就是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二是中国共产党实行俄国式的暴力革命,但又结合中国实际,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革命道路,并一直牢牢掌握着枪杆子,实行人民民主专政,使党和国家政权不被任何敌人所侵蚀。

三是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极其严密、系统和完备,这在古今中外绝无仅有,连苏联共产党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这使我们党在任何情况下都打不烂拖不垮。

四是笔杆子运用极为娴熟,形成了一系列独特的理论和话语体系,通过严格的政治管理,辅之以有效的传播方式,统一思想、动员民众、凝聚人心、鼓舞斗志,牢牢掌握了每一个人的灵魂。

五是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外部条件,中国共产党以高超的政治智慧把握住很多机遇,或将危机转化成机遇,从而充分利用了外部环境和条件,掌握了历史的主动权。

仔细想想,世界上还有哪个政党有这样的特点和本领?拥有这样的优势,谁还能比中国共产党更有韧劲、更能成功?

韧性集中表现在各种风险挑战的关键时刻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党的百年历程,既充满光荣与辉煌,也曾经历过磨难与曲折。是什么让其能始终保持强大生命力,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李忠杰: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程不是一帆风顺的,确实遇到过各种磨难和曲折。在上海开会建党,就遇到了最初的风险。此后,无论是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时期,即便新中国成立以后,都遭遇过曲折甚至失败。但中国共产党都经受了考验,从挫折中奋起,在磨难中成长。这应该是中国共产党历史韧劲的重要表现。韧劲,韧在哪里?并不简单地表现在平平常常、无所坎坷的过程中,而是集中表现在各种风险挑战的关键时刻。一次次闯过关口,才真正显示和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具有强大的韧劲。前面所说的五个因素,对于中国共产党经受考验,闯过关口,都起了重要的作用。

如果从保持生命力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还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只要符合这个初心和使命的,就能坚持;如果发现与之有差距的,只要真正认识到,也有勇气进行调整和变革。二是以人民为中心,将人民的利益和意愿作为标准和归属,能够服从人民的选择和意愿。比如,土地改革、改革开放,都是顺应人民意愿的选择。三是形成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和与时俱进、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根本上能从实际出发,尊重实践,接受实践的检验。四是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把改革开放作为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作为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作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

正是由于努力保持自己的生命力,我们才走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发挥了领导核心作用,才用事实证明了党的强大的生命力。

为什么西方对中国共产党的很多预测都落空了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政党,有些人用西方政党理论来解读中国共产党,结果发现“读不懂”“测不准”。中国共产党究竟有什么不一样?

李忠杰:中国发展的成就,令世界很多国家、很多人感到神奇。许多外国政党、政界人士,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现状、自身建设等有浓厚的兴趣,希望知道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奥秘。当然,也有不少人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能力不够了解。一旦中国出现什么情况,他们就作出各种预测,说会发生什么什么风险。但这些预测很多都落空了。

2008年初,我受中央派遣,到美国、加拿大介绍党的十七大精神,会见了两国的很多政治家、实业家和最知名的智库。其中有一个智库叫欧亚集团,他们每年都会列一个“全球十大风险国家排行榜”,供政府和企业参考。2006年和2007年,他们曾连续两年将中国列为“全球十大风险国家排行榜”的首位。但最后结果都与预测不一致,错了。

我问他们:“你们知道你们的预测为什么会错吗?”他们向我求教。我告诉他们:“第一,你们低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能力;第二,你们被自己的媒体迷惑了。” 鉴于两年预测失误,他们调整了2008年的世界风险排行榜,没有再将中国列入,而将美国列为排名第一的风险国家。

所以,要知道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韧劲,不仅需要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性质、任务、目标、路线等,还特别需要揭示中国共产党不同于西方政党的特殊功能。中国共产党既是按照列宁的先锋队理论组织起来的政党,同时也是立足于中国实际并受到中国传统文化和社会环境影响和制约的党。在这种大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有着与西方国家政党不同的许多重要特点。

我在国内第一次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的社会政治功能的问题,并将其概括为4个方面:一是组织功能,二是领导功能,三是表率功能,四是规范和约束功能。这些重要功能,是世界上很多政党没有或不完全具备的。这些社会政治功能,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特色,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优势,完全不同于世界上其他各种政党和政党理论。外国人用他们学过的政党理论解释不了中国共产党的现实,也理解不了中国共产党的韧劲,所以往往作出错误的判断,甚至牛头不对马嘴。

如何向世界说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中国发展的成就,令世界上很多国家、很多人感到惊奇。同时,也会面临一些偏见甚至质疑。如何向世界说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这方面,可以从百年党史中获得哪些借鉴和启示?

李忠杰:多年来,我受组织安排,参加了很多对外交流活动。2012年,我曾汇集出版了一本书,题目就叫《与世界对话——对外交流演讲和答问实录》。

怎么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经验和建议很多。其中一个方面是:对各类对外交流活动,都要提高水平,讲究艺术。演讲和回答问题切忌照本宣科,不要什么场合都念稿子,而要善于融会贯通,用对方容易接受和理解的口语进行讲解。要根据不同对象从不同的角度切入,拉近与听众的距离。要多用事实和数据说话,善于讲道理,更要善于选择和运用最适当的例子,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要以开放、开明和自信的态度,以及生动活泼的交流方式,赢得听众的信服和尊敬。要善于带着微笑,亲切、自然、富有人情味地将我党执政理念和重大决策自然地传递给对方。要敢于面对敏感问题,处理复杂局面,将坚定的原则包裹上柔和的语言,以风趣幽默的方式化解矛盾,调节气氛,掌握交流的主动权。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这方面,您有什么好经验可以分享吗?

李忠杰:回答问题是对外交流的主要方式。拿我自己来说,在参加交流活动时,多次有人问:“是否可以提任何问题?”我都肯定地表示:“可以,任何问题!”最多的一场回答了16个问题。一问一答,有问必答,大家兴趣盎然,场面热烈。有的场次接连爆发掌声和笑声。回答问题时,我冷静沉着、机智灵活,不卑不亢、柔中寓刚,按照我国大政方针和具体实际,列举生动事例和具体数字加以说明。既坚持原则、以我为主,又平和友善、不急不躁。针对不同问题,从最有利的角度切入,引到我们所要表达的主张上来,使外方能够听得进,接受得了。

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本身就是一个很大很丰富的长篇故事。其中又包含了许许多多生动有趣、发人深省的大故事、小故事。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韧劲都可以用鲜活生动的事实展示出来。用念文件的方式来讲党史,是一种方式;用生动鲜活的故事来讲党史,又是一种方式。你想一想,外国人愿意听哪一种呢?当年的斯诺,访问延安后写了一本《红星照耀中国》(又名《西行漫记》),在世界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对世界了解中国共产党起了巨大的作用。他所写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有血有肉的人、正常人的嘴巴会讲出来的话。如果他仅仅是向世界宣读一通中国共产党的文件,当然也会有人感兴趣,但能产生那样大的影响和效果吗?

“百岁华诞仍壮年”,如何更好地走向未来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共产党可能会面对更多风险挑战。如何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始终保持“赶考”的清醒,充分发挥全面从严治党引领保障作用?

李忠杰: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韧劲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变化。一种可能,年龄越大,韧劲越强;但也要警惕,年龄越大,愈益衰老,韧劲递减。

1949年6月30日,在中国共产党28岁时,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说,我们党就像一个人一样,“有他的幼年、青年、壮年和老年”。走过28年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十几岁的年青小伙子,而是一个大人了。”

2001年,在建党80周年时,我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80华诞正壮年》。按照毛泽东的思路,探讨和回答了80岁的中国共产党是青年、壮年还是老年的问题。答案当然是“壮年”。

今年,中国共产党100岁了。我们再一次遇到了年龄问题,其实也是韧劲问题。

100岁,从一个人的自然生命来说,已经超过耄耋之年,被称为“期颐之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但对于一个政党来说,前面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对于我们从事的事业来说,更不过是短短一瞬。按照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国共产党还不能划入老年的范畴。20年前,是“80华诞正壮年”。现在100岁,则可以说“百岁华诞仍壮年”。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作为百年大党,中国共产党如何继续保持这股子韧劲?

李忠杰:庆祝党的生日,不能依恋于过去,更不能停留在过去,而是要更好地走向未来。能不能继续前进,这是对党有没有韧劲和生命力的一个检验。

1945年7月黄炎培访问延安时,曾与毛泽东谈到历史周期率问题。这段经典的对话经常被称作“窑洞对”。但我觉得称其为“天问”更为深邃。两千多年前的屈原写作“天问”,用373句1560字,提出了170多个问题,有些问题直到现在也未必能够回答。

新形势下,习近平总书记向全党提出“赶考”的问题。考什么?根本上是考能不能保持生命力、能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2018年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习近平总书记重提历史周期率问题,指出“回顾封建王朝的兴衰更替史,不难看出:有些封建王朝开始时顺乎潮流、民心归附,尚能励精图治、以图中兴,遂致功业大成、天下太平,但都未能摆脱盛极而衰的历史悲剧。”他说:“我们党和国家的性质宗旨同封建王朝、农民起义军有着本质区别,不可简单类比,但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功成名就时做到居安思危、保持创业初期那种励精图治的精神状态不容易,执掌政权后做到节俭内敛、敬终如始不容易,承平时期严以治吏、防腐戒奢不容易,重大变革关头顺乎潮流、顺应民心不容易。”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是对全党的警示。

历史周期率问题,党和国家的一代代领导人都说过。这说明,这样的历史周期率是存在的,至今也没有消失。迄今的实践证明,我们还不能肯定说已经跳出了历史周期率。如何避免和跳出这个周期率,仍然是摆在我们党面前的一个严峻而现实的问题。

党的领导人先后从不同角度指出了跳出历史周期率的道路。毛泽东指出是民主,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就不会人亡政息。邓小平提出要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努力使民主制度化、法制化。江泽民指出关键是与时俱进,做到“三个代表”。胡锦涛指出要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走在时代前列,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古往今来,世界上的大国崩溃或者衰败,其中一个普遍的原因就是中央权威丧失、国家无法集中统一。”因此,党的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全党服从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所有这些探索和思考都很宝贵,所有的经验和教训都值得我们记取。能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要靠我们党坚韧不拔的努力和探索。怎样才能最终跳出历史周期率?最终,要由实践来回答、由历史来回答、由人民来回答。

所以,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们一方面要热烈庆祝党的生日;另一方面,更要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认真思考如何保持党的生命力、如何科学防范各种风险、如何真正跳出历史周期率的问题。我们相信,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应该有这个智慧、有这个能力,来对这个问题作出圆满的回答。100岁的中国共产党一定能永葆韧劲、永葆活力、永葆青春。

(来源:上观新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