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 党史胜迹
党史胜迹
参加纸山板障岩战斗的记忆发表时间:2022-01-24 分享到:

周和勋、周亨甫回忆口述

1949年5月月中旬,国民党浙赣铁路交通警察第一总队千多人,从浙赣线败下阵来,由金华企图退到温州下海出逃。1949年5月13日凌晨警察总队偷渡瓯江,在藤桥横山被我浙南游击纵队第三支队第二大队和双潮、外垟民兵打得溃不成军。当敌人闻听温州城已解放,踌躇为难转向瑞安福建方向逃窜下海,5月15日敌人被我军截为两段,其中二百多敌兵向南雅戈恬村逃走至泽雅周岙,抢占了周岙板障岩山头,敌兵想依赖板障岩奇峰迭起,披坡绵延的地形,缩短战线击退我军追击。

永嘉县委机关警卫队和周岙地方的民兵全部出动,向板障岩发起总攻。我们警卫队的武器大部分是短枪。民兵的武器是大刀、长矛、铁齿叉,总共步枪只有十支和一只军号民兵周和勋背一支步枪,每支步枪配发五粒子弹。战云弥漫,长矛似林,号角声声惊动坳谷,就抱着对敌人的满腔仇恨冲向阵地。敌人以为自己占领制高点,架起机枪向周岙驮坦疯狂扫射,锋芒锐利,杀气逼人。民兵们在县委警卫队朱大翠指挥下,潜伏在山坳里,避开敌人枪弹袭击。我们当地民兵对山路小径非常熟悉,往背面后山向上冲,到了板障岩背面髙峰。这时恰好西岸村民兵抬来一门九节炮(猪儿娘炮)来增援,周亨甫马上领西岸民兵爬上高峰,在炮筒里装起火药和细碎生铁石,抬到岭头朝板障岩连放两炮,这种土炮轰响剧烈,满山满岙晃晃震动,而且火力很猛,被击中的树木析裂抖瑟,焦枯树叶遍地火花一片,炮击岩壁,碎石飞溅,有如地震般的冲击,吓得敌人胆战心惊、岌岌可危。但九节炮射程不远,未有触及敌人阵地而爆炸。敌人以为这是什么新式武器,觳觫惶惶乱了手脚。敌兵连长从所占制高点迅速带队向北侧山头转移。此时东坑、利巴坑等地民兵也赶来助战。我军声势大振,对决态势迅即拉高。周和勋、周亨甫、周宝林等民兵又带领西岸民兵抬起九节炮,抄山路捷径风驰电掣转到马岙山头,朝板障岩侧峰再放两炮。这两炮威力极猛,漫天飞沙走石,板障岩浓烟滚滚,同时四面八方枪声大作,满山满岙“缴枪不杀”喊声震天响,这时敌人觉得已被我军包围,处于孤立无援,失望、迷惘、困惑、黔驴技穷慌乱不堪,埋怨连长愚蠢笨拙,无回天之力。有些敌兵向草丛抛弃枪械,丧魂落魄地逃跑了。

朱大翠同志,带领武工队短枪班追击敌人,纵横驰骋占领了三个寨制高点,八个战士穿插到珠山岙附近,接近敌人前沿阵地。周围山上都是民兵武装在呐喊,一个敌兵手端冲锋枪在作殊死挣扎,朱大翠瞄准一枪,正中下身腰股处,敌兵痛苦惨叫,随即倒地。大约十分钟后有两个敌兵毫无遮掩地暴露在板障岩下,撑着白旗徒手向我方走来,要求我方派长官来谈判。众敌兵托起白毛巾高声叫喊“愿意投降”。朱大翠同志极铿锵激昂,真诚宣传我军对待俘虏的政策,进行政治攻势,敌人竞相爬往高处把枪械集中在岩背上举起双手投降。同时,朱大翠同志,带领警卫队朝敌人阵地冲去,满山满岙鼎沸的“缴枪不杀”声笼罩住,前来参战的各地民兵也想上山收缴敌人武器,企盼自己手中有支枪。县委警卫队立即予以制止,如果暴露了民兵用的大刀、长矛这样的武器于敌兵面前,缴枪反而会产生反复的可能。朱大翠用手枪连放三枪,众民兵才按住阵脚,镇静地守住阵地。这时我驻瑞安桐岭的浙南游击纵队独立大队几百人,在大队长颜庆富带领下赶到,四面山头形成武装包围之势,敌人诚服地举手缴械,警卫队上板障岩高地清点了战利品,缴获冲锋枪七十多支、卡宾枪六十支、还有轻重机枪和手枪,子弹万余发,俘虏敌人一百七十多人。

下午,板障岩战斗全部胜利结束,民兵们争相协助警卫队把缴来的武器和俘虏押送到瞿溪后屿堂。在押解路上,那些俘虏看到我们民兵所带的长矛大刀摇头叹气,一个追悔莫及的军官说:“你们老百姓真勇敢,用大刀长矛打败了我们的冲锋枪和机关枪。”

在这次战斗中周和勋五发子弹打光了,周亨甫与西岸民兵一起打响九节炮。虽然过去了五十多年,但是这场板障岩战斗,以大刀长矛为武器的民兵打败美式武装的国民党号称“袖珍王牌军”令人瞩目,载入了温州的历史,铭记我们心中。




亦农整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